《无问西东》:文化精神的传承
2018-03-03 1207

一个纯粹的价值投资者,无问西东是我截止目前看过的最棒的关于人生意义、人生价值的电影,没有之一!

《无问西东》初看是直击心灵动容;再看深刻感受到了:“大学,镇国重器”的重量与光芒;第三次则更能体会到人生意义、人生价值的传承。


电影讲述了清华大学的四代学生:上世纪20年代、西南联大时代、上世纪60年代、当代。 四代人都面临了人生的方向选择问题。

 上世纪20年代的吴岭澜青春期烦恼是人生和读书方向,听上去虚无缥缈形而上,可他切切实实地困惑着,他理科不及格文科满分,但他觉得大家都在学的“实科”才是有用的。 

西南联大时期的贵族子弟沈光耀面临的,是该遵守家训不去当兵,还是跟随一颗“国家兴旺、匹夫有责”的热血之心。

上世纪60年代的陈鹏和王敏佳则是一个爱情的故事,陈鹏的爱没有甜言蜜语,只是告诉姑娘:“不管发生什么,我都给你托底。”就算在西北研发原子弹消失了几十年,也不忘记给远在云南的在批斗中毁容的王敏佳寄去“雪花膏”。

 现代的张果果的选择困境,是要不要与职场潜规则同流合污,要不要因为真实的现状而怀疑人性,停止对贫困户的资助。

对于四代清华人对人生的种种思索,《无问西东》有句旁白:“从思索人生意义的羞耻感中解放出来”。影片真诚地表达了不同年代的真实,以浓浓的人文关怀,体现着动荡乱世中知识分子的高贵精神和清朗雄健的风骨。

直击心灵的动容。影片塑造了很多催人泪下的人物和场景:师生“静坐听雨”桥段,双膝截瘫的外国传教士带领大山里的孩子们唱歌抵御寒冷饥饿的桥段,陈鹏向劫后余生的王敏佳表白“我就是那个给你托底的人”的桥段,沈母劝阻沈光耀从军以及沈光耀的战友送沈光耀遗物给沈母,沈光耀驾机向轮船撞击的瞬间,沈母翻看儿子的日记和素描的桥段等,无不让人动容,很多观众含着泪观看影片的后半部分,到影片最后的杰出清华人彩蛋时,不禁热泪滚滚。

“大学,镇国重器”的重量与光芒何在?

一个大学之所以成为大学,并不在于它有多少幢大楼,而在于它有多少个大师。梅贻琦将一个大学的师资力量,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在梅贻琦看来,大学的目的只有两个。第一是研究学术,第二是造就人才。这两者的实现,全依赖于教授。民国时期,吴岭澜面对英文第一,但物理不及格的成绩榜,内心十分纠结,因为“最好的学生都学实科”而不愿意转去文科。梅贻琦老师找他谈话,告诉他不应该把自己置身于一种麻木的忙碌、踏实中,真正的真实应该是“你看到什么,听到什么,做什么,和谁在一起,有一种,从心灵深处满溢出来的不懊悔也不羞耻的和平与喜悦。”电影里梅老师说这番话的时候,我仿佛看到“老师”这两个字在闪光。同样的感动来自于清华的校长说出“对于陈鹏这个学生,希望你们不要有什么偏见。”在宣扬“实科救国”的年代,一个老师告诉学生听从自己的内心;在集体主义至上的年代,另一个老师理解优等生不去研究所的推辞。不由得想到上学时,多少人因为“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为了考上“好大学”而放弃了喜欢的文科;报专业的时候有多少人的理由只是“热门”、“好找工作”、“高薪”。当然,追求高质量的生活没有什么不对,但高质量的生活等于高薪吗?本该是最不用担心温饱的年代,但是为什么鲜有人支持为了理想而逆流而上呢?而我们的教育也从未告诉我要听从自己内心呢?大家评判的成功的标准依然是什么时候买房,买车等?影片让我们再次感受到了“大学,镇国重器”对我们这个时代的现实意义。

《无问西东》:文化精神的传承,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

任何团体的历史离不开中国历史大背景,大学校园里的学子们在时代变迁中成长和追求。有人梦想成真,有人如坠地狱;有人选择守护,有人放弃情义;有人不畏生死,有人苟且偷生。电影讲述的方式有些特别,有插叙,有倒叙,反正不同时空不同人物的故事同时展开。我总感觉有点像写散文,形散神不散。从一开始我就猜测,这些人物之间肯定有某种联系;一代代人在迷茫的青年时期,被上一代点拨、引导去叩问内心:梅贻琦点醒吴岭澜,吴岭澜教育沈光耀,沈光耀帮助陈鹏,陈鹏点醒李想,李想救了张果果父母。他们都是在立德立言。最终每个人都做出了适合自己的、真正想做的选择,并在成长之后又给予下一代人同样的精神滋养,把真正的大学精神传承下去。电影中断断续续会给出一些提示,其实最大的联系是传承,精神的传承。所谓百年树人,千年传承。

《无问西东》被观众誉为“情怀之深、回望之远,在今年国产电影中绝无仅有”,它“传递了可贵的时代精神,具有时代质感和情怀”。而因为这部影片在观众中引发的广泛而深刻的思想与情感共振,被认为代表了中国电影的发展方向,“情怀与担当,求索与追寻,将是下一季中国电影的魂”。

《无问西东》出品人南广影视董事长徐云谈到为什么会投资时说:“看到剧本被打动,非常符合南广影视一贯追求的“文艺+情怀+诚意之作”的方向,再看到演员和导演组合搭建的班底,对该剧的市场收益和社会效益充满期待和信心。”所以2012年7月电影开机后南广影视出资占比10%投资了《无问西东》,同时徐云表示,该剧并没有成为时代的禁片,新一届领导的胸怀和胆识并非大众所想像的。至于为什么拖了六年的时间才得以问世,徐云坦然表示:该剧的确多种因素,其中最为主要是导演、出品方和制片人为该剧的精心雕琢和不将就的心态导致的,为此补拍了不少镜头,同时也追加了不少投资。期间也开了不少掉头发的会议,也伴随着新旧股东的更替,但南广影视一路走来,初心未改。

徐云还谈到:南广影视成立二十年来,始终追求和创作方向是内心想表达的影视作品。2007年投拍了无人问津的电视剧《大工匠》、2011年为建党九十周年献礼在央视一套黄金时段播出的电视剧《东方》,2012年投资的两部电影《被偷走的那五年》和《无问西东》,南广影视没有用过超过800万元的演员、没有投资过超亿元的电影和电视剧,在这个行业凤毛麟角,但是南广影视确实新三板负债率最低和项目利润率最高的影视公司。

易联资本投资南广影视后,广发证券以及中小板上市公司三七互娱(002555)等机构先后进行了后轮投资。





易联资本管理的旗下基金,由国家开发银行和苏州工业园区合作成立的国内最大股权投资母基金国创元禾基金、北京市中小企业引导基金、邯郸创投集团、中科创集等作为发起股东设立。易联资本主要投资于消费服务、生物医疗、金融科技和教育科技等后期阶段的拟上市公司。已投资北大未名医药(002581)、久其软件(002279)、中科新材(002290)、博罗尼、北京硕人、国泰安数据、三联交通(836725)、水晶球教育、好洛维医疗和恒升医学等35家企业。


X

官方微信公众号